阿登

2009年3月5号,团长开播了。想当初这个剧来来回回看了不下20遍,甚至哪句话出自哪一集都可以说得分毫不差。时如逝水,永不回头,六年过去了,很多情节终于还是在时间的冲刷下渐渐褪色,记得孙春龙先生在《异域1945》里写过一句类似于“记忆之所以清晰是每天都在温习的结果”的话,实在记不起原话怎么说,现在才算真正明白这种感觉——无奈与无力。

每年的今天我都会提这部剧,因为它对我的影响实在是很大。

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我们或许不会时常想起,但永远不会忘记。向他们致敬,并在此呼吁大家关注抗战老兵,无论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THEY DESERVE BETTER!

最后附一曲中国远征军的《从军歌》,写得好不用我说,还有《旗正飘飘》,有兴趣可自行百度。其实现在最想分享的还是《送别》。

君不见 汉终军 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 班定远 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 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 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 着我战时衿

同志一呼逾十万 高唱战歌齐从军

净胡尘 誓扫倭奴不顾身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