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登

简记《插花地册子》

知道这本书是前几天在史航的微博里搜团长,看到他推荐的书单,加上看到止庵常和史航互动,终于在某宝买了这本似乎已经绝版的书,而止庵也从一个微博里加了V而不知道是谁的人变得亲切了。

2015.08.09   至p32。

初读感触最深的是一个早已明晰的道理:教育尤其是家教,经历以及见识对于一个人可以做成什么人真真是尤为重要的。我认知内所认定的“厉害的人”中,很少没有良好的家教的,他们从小就在一个“厉害”的环境中长大,周围很多“厉害”的人指点,自己做自己认定的事也变得“厉害”了。

文中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有一次和父亲去赶集,有人用一个小孩换了七十斤粮票,回家路上我忽然发现父亲流泪了”,看到这句还是流泪了,止庵的父亲是诗人沙鸥先生。我无法想象那样一个自持谨慎的读书人面对如此残忍而无可奈何的情景是怎样的伤心甚至自责,尽管那不是他的错。

书中提到小时候作者常与兄弟姐妹玩一些有趣的编故事的游戏。电子与网络发达的今天,我们似乎都不会玩了,也没有趣了。

评论